产屎毒瘤

这里是每次看头像都打哈欠的毛毛
ps: 圈子杂食
墙头众多
大少我老婆

继续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D


依旧在愉快的滑水摸鱼🏄

哦---我的天
求大家kk它!这里的画手文手都棒透了!棒的不能再棒了!!请您好好看看它吧!!
(真的真的希望我不要拖大家后腿!)

-C-啃纸狂魔-R-:

#Classica Loid# #クラシカロイド# Classicaloid
Classicaloid同人合志图文本:《Musik Encore》

一宣开放  感谢扩散   参本人员详见宣图,AT见评论  宣图: @4IIIITong

十分荣幸邀到 @ModestBreeze  等画手文手,特邀日推Classicaloid同人画师ゆねおさん、あいさん,以及漫评 @傍水伐檀  加盟

6月开放二宣和印调,9月开始网络通贩预售,相关问题可咨询我和副催 @夕月

动画第一季完结,现正式开放一宣☆感谢所有朋友的参与,同时开启招募,文/画手皆可私信主催和副催
感兴趣的朋友们可追踪关注,感谢扩散♥
画手: @夕月  @八角/肾亏  @ModestBreeze  @产屎毒瘤  @鲇  @哕  @萝卜炖橙  @吉呆
写手 :@t677ffr  @Esty戴着红帽子
漫评: @傍水伐檀
美工: @4IIIITong

祝亲爱的大蓝鸟生日快乐
送给被我们喜爱Richard Grayson——
阿福送的小甜饼
提米送的长棍
老爷送的披风(他是故意的)
芭姐送的保龄球(只是我不知道画啥了)
大米送的儿童套餐玩具(用礼物盒包好了)
以及桶哥送的大蓝桶!!!

祝他能拥有一个他喜爱的家庭,不再失去任何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的人,能当一个开开心心的大男孩!!

【偷偷在后面发了扫描版和瞎照的东西】

【凑五张发个摸鱼】
p1算是刺客信条观后感(?)
整场下来影响最深的大概是法鲨的笑容,歌声和那个不知道是退化还是进化的阿尼玛死,原来还只是躺着,现在还得甩来甩去也是辛苦了法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4是十五题里名为【骗子】的一题

今天也在愉快的骑驴滑水啊!🏄

my的小蚂蚁:

《墨水图鉴》

做了一个自己墨水款式类型的分享

是一些比较个人的看法希望能为大家带来一些简单的科普!


17的第一发凑十摸鱼
真的是越来越水了🏄🏄🏄🏄

p1--p3
帕米拉.和老婆在一起的生活和带孩子没啥区别.莉莲.长得像小美人鱼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艾斯莉
哈莉.穿就是要情侣装摆对称姿势不管怎么样反正很开心.奎茵

小队和大少放在一起实在是太可爱有人可我一起吸吗!!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在骑驴滑水顺便沉迷狼队

【21】别害怕新邻居

重温一下自己一直喜欢的不得了印象超深的21文
再次赞美熊儿

ふわふわ熊:

中年男子jaydick。一对大叔的故事|||


(OOC)(OOC)(OOC)


灵感来自:one republic-all we are






1.


 


9岁的Doris觉得隔壁大叔超级凶。


 


不仅是他的长相,还有他给人的感觉。他的个子高大强壮,就像是某部刑侦剧里的反派。板着脸像是所有人欠他钱。周末会拎着包去健身。这种坚持对于他的年纪来说挺奇怪。


 


但Doris的父母都喜欢他。


 


年轻的Blake夫妇喜欢这位外冷内热的新邻居。就在他们搬来的第二天Doris和爸妈一起去送过甜点,大叔隔天回礼了一个超完美的菠萝派。不私心的说,Doris吃了好几快几乎撑到肚子。


 


知道了凶大叔的名字后,Doris会在日记里称呼他为凶森。


 


隔壁那栋房子好像不止凶森一个人。Doris还没见过另外一位。但她爸妈有提到过另外那位长的帅气俊朗。夫妇两人刚开始几天的话题几乎围绕新邻居们,兴奋地讨论着这所有新鲜的一切。


 


 


2.


 


隔壁搬来了一家三口。


 


最初注意到这件事的时候,正好是Jason冲着手机对Roy发牢骚的时候。当时他正参与办理的案子突然被叫停,他带着一肚子不爽回家。


 


当时他的声音是大了那么一点儿,而且语气很凶。但对方可是他的万年死党。捅他一刀都不吭一声的那种。好吧这比喻好像有点过头了。反正这本来没什么——直到他发现有个小女孩正在信箱后面怯生生的看他。


 


他们对视后,小女孩缩了缩鼻子,迅速地逃回家。他知道,这会儿他的印象绝非那么完美了。


 


第二天,那对年轻的夫妇来送甜点。小女孩一直躲在妈妈身后不敢看他。年轻的夫妇很热情,问了他很多问题,他也如实问答了。并且,他第一次,询问他们是否要进来坐一会儿。


 


在之前,他几乎懒得和除了同事和朋友之外的人打招呼。但当他发现自己和某位阴沉的人作风越发接近时,他决定做些改变。


 


当Blake夫妇看到那几张家庭合照时,更准确地是,是这房子的另一位主人的照片时,免不了更多的问题抛来。


 


Jason对自己说,你可以的。你可以成为一个好邻居的,Jason。


 


新手上路,难免手足无措。


 


即便他比眼前这对夫妇年龄大多了。


 


 


3.


 


“我们有了新邻居?”


 


Dick打开窗户通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正好对面Blake夫妇在打扫庭院。两个人似乎因为一个发臭的水坑感到为难,互相推脱都不肯干。这幅场景让Dick笑出声,心里对这对年轻的夫妇产生了好感。


 


“对。”Jason把书翻了个面。


 


“你怎么没告诉我。”


 


“上个星期你去复查的时候,他们来送过甜甜圈,在那之后好几天你都在外面。”Jason耸肩,把视线又移回那本斯蒂芬金小说。“老妈妈Grayson关爱社区里的所有人。”


 


“好吧。年轻的夫妇?”Dick呼出一口气,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真羡慕。”


 


Jason对他的语气嗤之以鼻。“还有一个小孩子。”


 


“总算有邻居啦。”


 


“这毕竟是新住宅。新面孔不错,我都快跟你住腻了。”


 


“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视觉污染源。”Dick在他身后丢了个白眼。


 


“Grayson警官。”Jason突然换了一种口气跟他说话。将感情埋得更深,不擅长处理情感,偏向于积压负面情绪的Jason看起来比Dick更年长。脸部深刻的轮廓让他面无表情时显得冷硬锐利。事实上当他知道自己这一优势时经常刻意地在审讯犯人时发挥演技。


 


“嗯?”


 


“Bruce希望你跟他见个面,聊聊你眼睛的情况。”事实上,Bruce暗示他好几次了。但在某人实在无赖的情况下每次都没办法好好进行说服。


 


“哼,他怎么不来看我?”


 


“……你……”Jason翻眼睛,在这个人身上他深切地明白了‘逆生长’的定义。”什么时候我变成你们之间的传话员了?如果被20年前的‘我’知道这件事,我会被他暴打致死。”


 


 


4.


 


第一次看见Dick Grayson时气氛有点尴尬。


 


那天Doris刚把嘴里的面包吞咽进去,出发去赶校车。Blake太太——Lydia忙着帮Jackson熨烫衣服,她嘱咐Doris在门口等她一会儿。


 


隔壁的那栋房子前站着两个人。中等个子的黑发男子站在门廊处跟凶森说话。他们的手若有若无地轻微触碰。距离比普通朋友更近。


 


凶森在嘱咐着什么。他的表情没那天打电话时凶狠。甚至还能看出点温柔。然后他低下头——


 


他吻了黑发男子。嘴唇上的亲吻。


 


突然而至的吻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但却温柔而亲昵。


 


Doris脸涨的通红。她见过很多亲吻。但这种却是第一次。


 


凶森的……男朋友?


 


当Jason离开后,Doris慢吞吞地从房子前面经过。黑发男子还站在那儿。当他看到Doris时,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他的新邻居。


 


他挥了挥手,露出一个友善地微笑。


 


这次Doris的脸更红了。他看起来似乎很年轻,应该比凶森小吧。她稀里糊涂地点点头就飞快地逃到了校车搭乘点。


 


五分钟后Lydia站在门口找不到女儿的踪影。还好Dick拿了眼镜正准备出发,才避免了一次寻女大作战。


 


 


 


5.


 


第一次和Dick Grayson说话是在某次放学后。Blake太太做多了鸡肉菌菇派,让Doris送一些给他们的新邻居吃。


 


Doris心里紧张极了。她害怕是凶森站在门口迎接她。她会双腿发抖,而且她还害怕他突然从哪里拿出一个血淋林地斧头砍向她。她小心翼翼地端着托盘,手指犹犹豫豫地敲开了门。


 


开门的是那个黑发帅哥。


 


他的眼睛是湛蓝色。Doris被迷住了。


 


Dick Grayson把她邀请进来,还跟Blake女士——Lydia打了个招呼。


 


Doris超紧张。菌菇派在她手上摇摇欲坠,烹饪手套光滑地像是蛋壳表面。她也像是个没上发条地玩具士兵,僵硬地走进这栋房子。


 


“嘿,Doris?”


 


Dick Grayson的声音完全没有中年男人的粗糙和沉厚。是一种充满朝气、年轻活力的嗓音。声线清亮上扬。Doris的紧张意外地缓和了一些。她手上的菌菇派被接了过去。


 


“你知道我的名字?”


 


Doris看向他,手却紧紧抓着裙摆。黑发帅哥笑了,真的很耀眼很有感染力。比凶森好很多。Doris的胆量也大了一些。


 


“听到过你妈妈喊你的名字。我叫Richard,如果愿意叫我Dick就好啦。”


 


Dick的两个眼睛颜色有稍许不同。右眼是天空般的湛蓝,左眼却是淡淡的灰蓝色。


 


“你的眼睛…”Doris脱口而出,然后很快后悔地捂住嘴巴。


 


刚睡醒Dick完全忘记戴眼镜的事了。也难怪会吓到眼前的小姑娘。Dick挠挠头,低下身子,认真地说。


 


“这只眼的视力接近0。所以Doris,游戏机不能多玩哦。我都是玩游戏机玩的。”


 


Doris难过地看他。多美的眼睛啊。游戏机…是恶魔。


 


“Dick你还在工作吗?”


 


“啊……我已经算是……退休?”Dick故意逗她。其实长久以来,他一直担当着罪案顾问。在这个城市,你总有自己的方式去寻找正义。


 


“啊?”Doris瞪大眼睛,“可是凶……Jason先生还在工作吧?他年纪比你…”


 


得意的笑。“他比我小。”


 


“??!!”


 


 


6.


 


 


在把Jason喜欢的薄荷味道的冰激凌桶两人一人一勺挖掉一半时,Doris憋不住了。刚才Dick问她想不想等Jason在的时候再过来玩一次。Doris在心里纠结了半天终于开口。


 


“他看起来好凶…”


 


“哈哈哈,”Dick差点把冰激凌喷到档案袋上,他连忙把重要的东西放到了安全的地方。“Jason外表比较…不善?其实很温柔。”


 


“是么。”Doris悄声说,小心翼翼,“他做的菠萝派很好吃。”


 


“Lydia的甜甜圈也很棒。”Dick眨眼。又挖了一大口。


 


Doris也吞了一口,浓郁清凉的薄荷味道刺激地她紧闭着眼睛吸鼻子。她凝神想了想。


 


Dick和凶森。他们会亲吻。那…


 


“你们是情侣吗?”


 


吞咽冰激凌的动作停了一下。


 


“…嗯。”


 


无法抑制好奇心的小Doris。“在一起多久啦?”


 


“……真正意义上”,Dick手托起下巴思考着,“十年……?”


 


十年…几乎和Doris一个年龄。却比Jackson和Lydia在一起的时间要短。但他们的年龄大多了。


 


“那你们是10年前才认识的吗?”


 


然后那双蓝眼睛变得深不可测。


 


“我们是在Jason像你那么大的时候认识的。”


 


 


7.


 


 


他们在一起十年。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事。


 


年轻时他们尝试过交往最后两败俱伤。


 


年轻的愤恨离开,年长的独自舔着伤口。


 


观念的冲突,自由的代价,别人的看法,仰慕人的期待。年轻时总那么在意。


 


所以Dick知道当Blake夫妇问起Jason这件事,如果能知道他们何时认识,一定会惊讶他们何时才在一起。


 


那只死气沉沉的眼睛见证了那一刻。


 


Dick都不知道是抱怨它还是欣赏它好了。


 


 


8.


 


 


“今天B那里有事。”Jason走到沙发前,用手蹭了蹭窝在那里用笔记本查当事人信息的迪克。“你——”


 


时间在Dick的脸上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他依然看起来30不到的样子。但是左眼沉寂的灰蓝色,暗淡不光的眼睛却让人心伤。


 


“不去。”


 


Jason并不知道Dick在闹什么别扭。但只听这声音再加上另外一边故作冷静的嘱咐只想让他叹气连天。


 


“说的好像你能去。如果你能把那个案子结了的话。”Jason讽刺他,“而且也别总想在我和B之间插上一脚。”又为他留了点余地。


 


“上次你帮他选的新管家,我可是一句话没说?”


 


Alfred是在一个寂静的夜晚离开的。


 


轻哼声传来。更像是叹息。


 


他们都知道任何人都代替不了Alfred。


 


 


9.


 


Jason曾经以为自己一定会在哪场任务中随着炸弹终场谢幕。Dick曾经认为自己会很快结婚,很快会有小Grayson学着展翅飞翔。


 


所有的事情都背道而驰。


 


左眼极度受损。右眼勉强活着。——Dick这么安慰把他的手握的发红的Barbara。


 


在病房里一待就是将近3个月。Dick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要坐走形了。他还曾提议Tim把他过来劫房。但Tim Drake一直保持装傻但又在暗地里做了些小动作。


 


Dick的右眼已经模模糊糊地可以看到一点东西了。他怀念在夜晚自由地翱翔的感觉。也许可以装只电子眼…戴个海盗眼罩…还有什么更酷炫的装扮?


 


只是什么都掩饰不了心底明知道再也无法飞翔的失落和黯然。他从没想过这样的生活的突然戛然而止。深切地体会到曾经Barbara的感受,他也许需要新的改变。


 


正在思考的时候,轻微地脚步声,熟悉的烟草气息…他猛然意识到有人进来了。而且是个…很陌生的熟人。


 


 


10.


 


Jason永远都是那个不速之客。


 


那次不欢而散之后他闹了很大的脾气再也没回过哥谭。因为跟Dick Grayson有了更大的矛盾,从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他和Bruce的关系。他与哥谭的藕断丝连凭靠着对Bruce的复杂情感和Tim一次又一次的伸手。


 


而且很明显——眼前这个因为Jason而爆过粗口让他滚出去的人绝对不是Jason一句‘嘿老大不好意思啦’就能挽回的。不然如果有那么一点儿可能,他都去找,并一遍又一遍地拉回Jason,很显然那次没有。


 


他们可能真的吵得有点儿大了。不过Jason忘记他自己做了什么操蛋事了。


 


Jason看着Dick。瘦、憔悴、疲惫。那双眼睛空洞沉淀着死寂的灰蓝。呆若木鸡地坐在那儿像是个不会动的木偶。


 


几年不见。却以这样的形式。


 


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没打算开口。


 


那双眼睛移到他身上。奇异地感觉交替。


 


“Jason?”


 


熟悉的嗓音略带沙哑。


 


Jason身体一震。他能看见?


 


“眼睛吗?”Dick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一只治好了,另外一只接近盲人,不过还能感知到一点光。”


 


依然沉默。


 


“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不见。”Jason耸肩,他把鼓鼓囊囊的手提包放在地上,”够养大一个小Grayson了。”


 


 


11.


 


进门时被一双小巧的松糕鞋绊了一跤的Jason表情不是很好。所幸缉毒案有了突破点,他心情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Jason松开领带向里面走去。客厅传来了欢声笑语。有一瞬间,他和小姑娘巧克力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下。小姑娘吓得缩回眼神。


 


“这小姑娘怎么在这儿?”他问,脚步向卧室走去。


 


“Jackson和Lydia出去看望亲戚,天气原因被困在机场。今天估计回不来了。”


 


Dick把眼前的笔记本电脑一推,摘下了细边眼镜。他拿出眼药水,娴熟地滴了几下,有几滴从睫毛缝隙逃了出来。


 


“我们要照看她!”他对着在房间内换衣服的Jason大声说。


 


一时间没有回应。


 


过了一会,Jason换上一件藏青色的上衣返回餐厅。他先无奈地看了Dick。这位体贴的迪基鸟总以为他的英语听力不及格。然后他低头看着那个瘦小的短发小姑娘。那个第一次见面被他吓跑的小姑娘。


 


“哦,”Jason以一种友好的方式笑了笑(他所认为最友善最温暖的微笑),”你好。”


 


“你、你好……jayyy……son。”


 


Doris像是被吓了一跳。


 


“她知道我的名字。”Jason惊奇的对Dick说。他完全忘记了如何成为一个好邻居的首要条件就是,了解你的邻居。他这位可爱的小邻居很明显的、并且已经开始主动了解他们了。


 


“我也知道啊。”


 


“嗯哼。我觉得你是知道太多我的名字了。”他低头看了自己已经空掉的冰激凌盒子,翻翻眼珠,”另外,我碰巧也知道你们还没吃晚饭。”


 


Dick获救般点点头。灯光照耀下,他眼珠的异色更加分明。即便过了很久,那个毫无生气的颜色依旧让Jason的胃变得沉甸甸。


 


“刚把Doris接过来,刚才一直在搞之前的案子。”


 


“你们效率太低了。”


 


“不像你们那么不费脑。”得意洋洋。


 


耸耸肩不予置否。“老保姆去帮你们做饭。”Jason看向Doris,”你想吃什么,小孩?”


 


Doris向Dick身后躲。手抓住Dick的衬衫下摆。像被一只饿狼盯上的纯白小兔子。


 


“哈哈哈,”Dick被眼前的场景逗笑。看着Jason尴尬的样子更是他爆笑出声,”Doris喜欢吃千层面。我想吃煎羊排。”


 


“……”沉默,“你把这里当餐厅了是么。”


 


 


 


12.


 


“完了!”Dick匆匆忙忙的在客厅里奔来奔去。因为视力的原因,即使慌慌张张地在一堆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文件里翻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需要的。


 


Jason从他身后伸出一只手,“你放在吧台的咖啡杯下面了。”


 


“谢啦!Jay。”他急急地给了Jason一个不像样的拥抱,“回来补偿你!”


 


看见刚才被挤掉落的眼镜,Jason无奈地捡起来。“别忘了你的老花镜。”


 


“哦对!谢…等等!那不是老花镜!”


 


及时处理和Bruce寻找的尖端医疗技术挽救了他重度受损的视力,远离了失明,也无法重回过去。一只眼睛只有光感,另一只度数高的吓人。Dick自认为戴上眼镜后他更有精英的感觉——除去总是被Jason嘲笑是老爷爷忘在公园的老花镜。(他的确经常忘记戴。)


 


“你甚至比Bruce还健忘,你知道吗。”


 


他们全是Bruce超强记忆的受害者。Jason只是想拿年龄说事。


 


“我比Bruce小很多岁诶!”几乎不可置信的,Dick企图提醒Jason。


 


“……看你的样子,也就3岁左右。”


 


“那你怎么不说别人都觉得你比我大很多啊!”


 


一击必杀。


 


“什么?”咬牙切齿。


 


“没什么,哈哈,晚点见!”


 


 


13.


 


 


二十岁时Jason与Bruce对峙,他是他的全世界。跟他斗个你死我活好过促膝长谈。但五十岁的Jason会去看望Bruce,两个人真的会促膝长谈。


 


二十三岁的Dick和Jason争吵。Dick做出让步却被恶言相向。最终两人背道而驰。但五十三岁的Dick和Jason住在一起,偶尔也吵个架玩玩什么的。反正Dick懒得发脾气了。


 


——关于白发比Dick窜的还要多这点Jason从来都憋在心里不说。反正不能让某些人因为这些得意忘形。他必须要强调他只是长的比较成熟,并非着急。


 


14.


 


在通宵两天后,Jason一脸疲惫的走进家里。热咖啡的香气充满整个房子。还有搅动麦片的沙沙声。Dick戴着眼镜坐在餐桌前聚精会神玩着一款解谜游戏。像是父母不在家偷玩游戏的孩子。


 


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他没抬眼。手里的侦探刚找到一具尸体,他的声音里也难掩兴奋:”Jay,有热咖啡!”


 


“玩游戏多长时间了?”Jason冷声问。他走到Dick身边,眯着眼看他玩。


 


Dick手一抖,支支吾吾,“五分钟!”


 


那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故意把头放在Dick肩膀上休息。“好吧…我先去睡一会儿。有人别太沉浸……”


 


Dick把游戏停住,“Doris邀请我们去她家吃饭。”


 


Jason懒懒地靠在Dick身上,心血来潮地亲了亲他的脖子。“嗯,你答应了?”


 


“Lydia和Jackson都是好人。Doris也很可爱。”


 


“知道了,我会去的。再说了,他们明显更喜欢我。”


 


Dick皱眉,摇头。但很快,“是不是有点激动?”


 


“我看你的确很激动,很喜欢那个Lydia的鸡肉派和甜甜圈吧?”


 


“啊,被发现了。”


 


“我们要带点红酒过去吗?”


 


“可以去Bruce的酒窖挑一瓶好的。”


 


敏锐地指出。“……这是你要去见他的意思?”


 


“谁知道呢Jason。现在你知道当时我多头痛你和Bruce的关系了吧。”


 


“……DICK GRAYSON!!”


 


 


21.


 


We won’t break. We won’t die.


 


生活并非平淡如水,但他们会一起慢慢老去。


 


 


-FIN-


 


 



【眼睛部分的设定取自灰灰的脑洞】 


为什么迪克不去见布鲁斯。只是他们闹了点小矛盾。迪克故意不去。但是布鲁斯有一直暗示杰森。


也许几十年后真的会有这样的反转,未来谁也不知道XD。





凑十发摸鱼占tag

叉男3小队长的死和不义大少的死简直有一拼,喂凤凰和撞石头好像都好不到哪里去

p10是和同学一起还没办完的黑板报(以安全为主题)!用粉笔和白板笔能画成这样大家也是棒头透了!超级无敌用心

今天也在愉快的骑驴滑水🏄

嗨呀!
守护神是巴吉度猎犬很好很可爱啊!

【截图来自av7147388】